文字 河岛

生活中难免会遇到挫折。 只要不选择沉沦,一切都可以治愈。 比如《森林里的寻找:关于蘑菇与悲伤》一书的作者龙丽特乌恩的经历:在经历了失去丈夫的痛苦后,选择做一个随意走开的蘑菇狂人,寻找蘑菇。森林里的小径。

菌物文化_菌类文化_菌类文化艺术作品/

《穿过树林:关于蘑菇和悲伤》

[挪威] 作者:Lon Leete Wohn

付莉 译

商务印书馆

吴恩是挪威人类学家。 丈夫的突然去世让她失去了人生的方向,直到她意外发现了树林里蘑菇的奇妙世界。 吴恩的书对真菌世界和户外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见解,就像一本具有强烈生命感的蘑菇指南。

对于很多生活在农村的人来说,蘑菇这个词并不陌生。 春夏雨后,田野、山坡的草丛里,偶尔会遇到一夜之间突然出现的蘑菇。 农村其实蘑菇不多,但真正能吃的也不多。 至于所谓的奇怪的事情,似乎没有人深究为什么没有人吃那些蘑菇。 直到读了这本书,我似乎有了一些答案——大多数人们视而不见的蘑菇颜色都非常鲜艳。 也许人们认为蘑菇太“味道”了。 当然,也可能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些蘑菇往往伴随着动物的排泄物,人们采摘食用可能不太优雅。

看这本书的时候,我去了附近的一个菜市场,发现蘑菇不下十种,有香菇、平菇、金针菇、茶树菇等,都是人工种植的。 蘑菇是家里的日常菜肴之一。 其制作方法有多种,深受家庭成员的喜爱。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蘑菇有一天会被视为治疗心理创伤的“灵丹妙药”。 吴恩的治愈,更像是将她对丈夫原有的爱转移到了蘑菇上,从而找到了新的生活动力。

作为一名人类学家,吴恩在这本书中巧妙地将原本枯燥的科普知识融入到自己的生活经历中。 她的文字充满了灵动和活力,那些不起眼的蘑菇都被她雕刻而成,成为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据介绍,全世界已发现蘑菇36000余种,具有药用价值的蘑菇700余种,食用菌2000余种。 吴恩从自己的生活角度出发,精心开辟了一个鲜为人知的蘑菇世界。 在这里,乌恩向读者展示了地球上最大的蘑菇——非洲的巨型蚁巢,它的菌盖可以长到一米多宽; 地球上最大的真菌——覆盖美国俄勒冈州东部4平方英里(约10平方公里),树龄在2000-8000年之间。 原来蘑菇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不起眼。 吴恩特别指出,蘑菇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物种。 它们除了不需要光照之外,在生长过程中还需要消耗氧气并释放二氧化碳,这与大多数植物正好相反。 此外,许多真菌也是青霉素等药物的重要来源。 在这里,吴恩不止一次提到中国——在中国古代,灵芝被视为治疗百病的“神药”,在文学作品中常常成为夺命之宝。

吴恩说,自从爱上蘑菇以来,每一次寻找都像是一次神秘的探索之旅。 Wuen居住的挪威有着独特的蘑菇爱好者文化,Wuen本人后来也成为了蘑菇认证协会的会员。 每当“蘑菇朋友”发现一种独特的蘑菇时,他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乐于分享寻找蘑菇的乐趣。 为了寻找特殊的蘑菇,“蘑菇朋友”使出各种方法,比如用GPS标记自己独特发现的位置,有的甚至驱车数十公里只为给蘑菇浇水。

吴恩重点关注了人们对蘑菇是否有毒的质疑。 蘑菇确实并不总是像想象的那么美丽。 从小我就从大人那里得知,有些蘑菇是有毒的,几乎每年都能在新闻上看到有人因蘑菇中毒而死的消息。 历史上也有记载,比如“公元54年,古罗马皇帝提比略·克劳狄斯被妻子阿格里皮娜用蘑菇毒死”。 有毒蘑菇的存在,让人们对蘑菇产生了恐惧。 在吴恩看来,蘑菇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 只要我们掌握了辨别蘑菇的知识,很多蘑菇都可以变成我们的美味佳肴。

为此,Wuen帮助读者克服蘑菇恐惧症。 她指出,有些蘑菇虽然有毒,但煮熟后就会失去毒性。 并非所有颜色鲜艳的蘑菇都有毒,当然也不是所有肥白的蘑菇都可以食用。 著名的“毒”鹅膏菌,美丽又美味。 然而,各国文化对于蘑菇能否食用存在差异。 在挪威,大紫蘑菇被授予“三星级最高评级”食用,但在法国,建议不要食用; “又小又漂亮的紫色蜡蘑菇,在挪威是可以食用的,但瑞典人认为它含有砷,拒绝食用。”

最后,吴恩分享了一些蘑菇美食的做法。 在我们的生活中,越来越多的蘑菇加入了食谱的行列,但不得不说的是,餐桌上的蘑菇大部分都来自于人工栽培。 作为蘑菇爱好者,吴恩对蘑菇的“生存环境”表示深切关注。 “由于人们肆意砍伐树木和暴力使用推土机,珍贵的收集点被毁坏了。” “蘑菇朋友”经常这样的信息虽然有些令人失望,但在Wuen看来,“与志同道合的灵魂分享你的失望是一种治愈,因为他们明白这是一种多么大的损失。”

吴恩在书中不止一次透露,蘑菇帮助她治愈了失去丈夫的心理创伤。 与其说蘑菇是心理灵丹妙药,不如说是吴恩对蘑菇乃至生态的热爱帮助她驱走了心中的阴霾。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