菌类文献_菌类_云南珍贵菌类黑松露/

之前我们已经讲了很多关于痛风的基础知识,包括痛风的定义、饮食建议以及常见并发症等。 本期我们就来说说一个有趣的、最时尚的话题——肠道菌群。 不知道大家对肠道菌群了解多少呢? 也许你会想人体内怎么会有细菌呢? 也许您想知道痛风是否也是由感染引起的? 或者你可能认为肠道里的细菌很可能是不洁饮食带进来的! 虽然这些想法有点“莫名其妙”,但是没关系,因为今天我们就给大家带来一些关于肠道菌群的科普,以及最近研究的痛风与肠道菌群的关系。

1.肠道菌群

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现在科学已经发现,一个健康成年人的肠道中含有10万亿个微生物,大约是人体所有细胞数量总和的10倍,其中90%是细菌。 这些肠道菌群根据对人体的影响可分为三类:有益菌、有害菌和中性菌。

有益细菌,也称为益生菌,在肠道菌群中占很大比例,因为尽管它们被称为“细菌”,但无论您喜欢与否,它们都对您的健康有益。 例如,酸奶广告中经常出现的“双歧杆菌”和“乳酸杆菌”,可以合成各种重要维生素(如维生素B族和维生素K)和必需氨基酸(如天冬氨酸、缬氨酸和苏氨酸),并能参与食物的消化,促进肠道蠕动;

有害细菌,这些不好的东西就是肠道细菌中的“地下分子”。 它们数量虽小,但一旦失控,就会产生有害物质,甚至致癌;

中性菌没有好坏之分,但可好可坏,这与数量和分布部位有关。 例如,大肠杆菌通常可以促进肠道内维生素B/K的产生,也可以产生杀菌细菌。 大肠菌素有助于维持肠道菌群的生态平衡。 另一方面,它是最常见的感染源,可诱发腹泻、炎症等。

菌类_云南珍贵菌类黑松露_菌类文献/

事实上,科学家目前对肠道菌群的了解还比较有限,因为这个家族是如此之大,并且已经与人类或其他动物共存了数千年。 幸运的是,随着基因测序和大数据分析的快速发展,大家开始越来越了解这些生活在我们肠道里的未知客人。 例如:

1)肥胖人群中,富含放线菌的基因占肠道微生物基因的75%; 而在瘦志愿者中,42% 富含肠道微生物的基因来自拟杆菌门(肥胖者中为 0%)[1];

2)嗜血杆菌属(Haemophilus sp)是嗜血杆菌的一种,最近发现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中相对缺失,其丰度与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自身免疫抗体的滴度成反比。 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的牙菌斑、唾液和粪便中,尤其是疾病高度活跃的患者中,唾液乳杆菌显着富集[2];

3)强直性脊柱炎患者肠道菌群多样性明显大于健康人,提示疾病的发生、发展可能与肠道菌群有关[3];

4)肠道菌群也参与血压的调节。 研究发现肠道菌群可以分泌丙酸,丙酸可以通过两种主要的短链脂肪酸受体调节血压[4]。

类似的研究还有很多,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去了解。 今天还有一个重要的话题,那就是肠道菌群与痛风的关系。

菌类文献_菌类_云南珍贵菌类黑松露/

2.肠道菌群与痛风的研究进展

说实话,目前关于痛风肠道菌群的研究还很少,但毕竟有人做了。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去年发表在《科学报告》上的一篇文章。 本文是我国呼和浩特市专家的研究成果[5]。 研究对象是华夏人种,因此也具有很大的参考意义。 文章的主要发现是:

1)通过测序技术,初步建立了痛风患者肠道微生物参考基因目录;

2)发现痛风患者嘌呤代谢和丁酸生物合成发生紊乱。 具体来说,痛风患者体内嘌呤降解为尿酸的途径增强,但分解尿酸的途径减弱,导致体内血尿酸水平升高,进一步导致痛风。 ,示意图如下;

云南珍贵菌类黑松露_菌类文献_菌类/

此图来自参考文献5

3)痛风患者和健康人的肠道菌群确实存在显着差异。 痛风患者的肠道细菌富含Bacteroides caccae和Bacteroides xylanisolvens,而另外两种细菌(Faecalibacter prausnitzii和Bi dobacterpseudocatenulatum)却缺失。 ,如下所示。 重点是什么?

在过去的研究中,Bacteroides caccae被认为是IBD(炎症性肠病)的唯一生物标志物,而Bacteroides caccae产生的Omp W蛋白是IBD免疫反应的关键。 痛风患者体内存在的拟杆菌可能是痛风发作的生物学标志。 普氏粪杆菌通过产生乳酸具有抗炎和肠道清洁作用,痛风患者体内缺乏这种细菌可能是炎症的原因之一。

菌类_云南珍贵菌类黑松露_菌类文献/

A为痛风患者主要真菌分布,B为健康人主要真菌分布。

4)研究人员通过结合痛风患者肠道菌群特异表达的17种细菌,建立了诊断模型。 该模型的准确率高达88.9%,比单纯根据血尿酸诊断准确率更高。 更高;

5)此外,研究人员还比较了不同疾病中肠杆菌的特征,发现痛风肠杆菌的特征与代谢性疾病——糖尿病更为相似,两者的特点都是普氏粪杆菌缺乏、丁酸合成减少;

我们知道,三分之二的尿酸通过肾脏排出,另外三分之一通过肠道排出。 从这篇文章中我们知道肠道菌群参与嘌呤转化为尿酸以及尿酸的排泄。 因此,调节肠道菌群的稳态对于痛风患者具有重要意义。 但如何控制呢? 仍需要更多研究来揭示。

还请耐心等待@黄教授讲今年即将发表的风湿病科研成果。

菌类_菌类文献_云南珍贵菌类黑松露/

中医临床治疗痛风,急性期常使用菝葜60-120克,具有一定的润肠通便作用,从而祛湿排浊,即通过肠道代谢促进尿酸排泄。 @黄教授讲风湿病。 他还喜欢在临床实践中使用菝葜。 根据中医大师朱老、李积仁的学术思想和自身经验,菝葜是基本药物。

茯苓性微气,味微甘涩,归肝、胃经。 《本草纲目》云:“食五谷,可充饥,理泻止泻。健脾胃,强筋骨,祛风湿,强关节,止泻,治痉挛骨痛,恶疮痈肿。”解汞粉、银朱《毒》,《内经》还记载茯苓味甘、淡、平,能祛脾湿。

现代药学研究表明,菝葜水提取物可降低高尿酸血症模型小鼠血清尿酸水平,抑制血清黄嘌呤氧化酶活性。 推测其水提取物可能抑制黄嘌呤氧化酶活性,减少嘌呤分解代谢。 ,减少尿酸的产生,从而降低血尿酸水平。 另一项研究发现,菝葜提取物可通过下调大鼠肾脏中URAT1基因的mRNA表达来抑制尿酸重吸收,且作用强于苯溴马隆。

因此,茯苓具有治疗痛风的作用是肯定的,但是我们如何科学地吃茯苓呢? 《本草纲目》称茯苓“忌入茶”,“肝肾阴虚者不宜服”。 我们平时可以用菝葜煎水代茶饮用,也可以作为日常保养茶。 当然,我们也建议您不要忽视根本原因,只依靠茯苓来治疗痛风。 只有规范治疗,坚持痛风饮食,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痛风问题。

菌类文献_云南珍贵菌类黑松露_菌类/

@头条健康 @头条健康

参考:

Turnbaugh, PJ 等人,肥胖和瘦双胞胎的核心肠道微生物组。 自然,2009。457(7228):p。 480-4。 张,X.,等人,口腔和肠道微生物群在类风湿性关节炎中受到干扰,并在治疗后部分正常化。 自然医学,2015。21(8):p。 895-905。 Costello, ME 等人,简要报告:强直性脊柱炎的肠道菌群失调。 关节炎风湿病,2015。67(3):p。 686-691.Pluznick, JL, et al.,响应肠道微生物群衍生信号的嗅觉受体在肾素分泌和血压调节中发挥作用。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2013 年。110(11):第 11 页。 4410-5.Guo, Z., et al.,肠道微生物群区分痛风患者与健康人。 科学代表,2016。6:p。 20602.郭淑云等菝葜水提取物对高尿酸血症模型小鼠血清的影响尿酸、三酰甘油和胆固醇的影响。 中药房。 2011, 22(47): 4439-4440。 孙红等. 菝葜等中药抑制URAT1表达及降尿酸作用的筛选研究中国临床药理学与治疗学。 2012,17(4):403-407。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