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原蘑菇文化源远流长

中国人历来非常重视饮食,经常引用“民以食为天”的古话来证明食物与人的关系。 这句话出自《管子》,全文是“王以民为天,民以食为天”。 如果用现代社会学的概念来解释的话,那就是:老百姓是国家的根本,粮食是老百姓的根本。 。 可见,饮食对于我们来说,不仅关系到“民生”,更是关系到“国计经济”的重中之重。 周原风景秀丽,人杰地灵; 灵芝,被誉为“仙草”,寓意和谐、吉祥、健康,是我国中药宝库中的瑰宝。 如今,在扶风小镇,扶风大亨赵胜利的食用菌公司已与灵芝完美结合,创造了享誉西北的灵芝文化。

真菌是令人垂涎的美味佳肴。 它与海鲜、肉类、水果、蔬菜、藻类水产等荤素食品一起,孕育了灿烂的中华饮食文化。 周原蘑菇菜肴的形成和发展,为中华饮食文化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蘑菇菜肴深受当地风土人情、物产、社会经济、政治生活、烹饪审美乃至民间宗教等诸多因素的影响。 经过三千多年的演变和丰富,蘑菇菜肴逐渐形成了制作精美、技艺多样、风格多样、风味各异的蘑菇菜肴。 菜肴。

周朝建都后,皇家饮食制度已初具规模。 皇家宴席更是“方丈饭前侍,佳肴摆于皇前,八簋上,九鼎上尝”,十分奢华。 异味在厨房。”在《尚书·御功》中,菌类已被列为“洛越”(今浙江以南、越南北部)的土特产,是奴隶主贵族所推崇的食品。 《礼记·内则》记载:“食加妃子,有蘑菇为耻。”可见,周王室已将蘑菇视为厨房珍品。

“灵芝”作为真菌的一种,最早见于东汉张衡的《西京赋》:“石耳以冲芽泡,灵芝以朱克泡”。 早在古代神话和先秦典籍中,就有很多关于灵芝的描述。 陕西出土的壁画中,有一幅《神农采芝芝》图,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000多年灵芝的药用历史。 相传,同时代的轩辕皇帝也“纳颛于江之”。 彭祖靠灵芝活到三百岁等等。 关于灵芝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三千多年前的《列子》:“腐土上若有灵芝,煮百遍而香”。

屈原的《九歌·山鬼》载:“山中采三美人,岩石上藤蔓蔓生。” 诗中的三美人就是灵芝。 三国文学家曹植在他的名诗《洛神颂》中写道:“我用明亮的手腕,漫步沼泽,采集汹涌大海中的神秘蘑菇。” 描写了女神采集灵芝时的祥和、从容的神态。

除了蘑菇之外,宫廷蘑菇菜肴所用的原料大多是猴头菇、银耳、冬虫夏草等较名贵的品种; 制作注重外观、品味、美观; 而且菜名也都优雅、绚丽。 比较有名的有“玉壁猴头”、“一品银耳”、“蘑菇肥鸭”等,都是精致的蘑菇菜肴。

在封建时代,吃的钟表、背着簪子的家庭,往往会花巨资吸引名厨在娱乐、宴会上担任一家之主。 这种风气起源于唐代。 为官的韦巨源拜谒扑舍后,举办“绍威宴”招待武则天等大臣。 宴会上的菜肴“玉珍佳肴,水陆杂”,极其丰富。

中国古籍中,有很多封建统治者沉迷于菌类的故事:北齐文宣帝高则曾举办“灵虚宴”,以香菌为食,味中有铜钉菌和菌菌。 ”(《郧县》《杂记》)。 南宋时期,皇帝赵爵和皇后都对天台上出产的蘑菇上瘾。 明朝熹宗朱由校就喜欢吃肉苁蓉。 他经常骑着快马带着这些食物到京城,连张皇后也不能陪他享用。 清朝皇室沿袭了满族人民喜爱菌类的习惯。 他们不但经常吃,还在御膳房里有记载:《乾隆三年至乾隆元年常食基础》、《四时基础》、《 《小菜》《下锅》……可见蘑菇菜肴在宫廷菜肴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周原蘑菇文化与中华民族的社会生活和精神理念密切相关。 它历经千年,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无论从物质层面还是精神层面,周原蘑菇文化都具有与时俱进的品格,可以打造成体现时代主旋律的世界性文化符号。

首发于《文化艺术报》11月中旬号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