菌类介绍_菌类文化_菌类文化艺术作品/

 

菌类文化艺术作品_菌类介绍_菌类文化/

真菌已上市。

干净的。

菌类文化艺术作品_菌类介绍_菌类文化/

挑出来再检查一遍。记者 杨艳辉 摄

菌类文化艺术作品_菌类文化_菌类介绍/

切木耳加工。

昆明信息港讯(昆明日报记者姜卓成)9月7日上午,云南木水花野生菌市场里挤满了卖蘑菇的商贩和购买蘑菇的市民。 这是中国最大的野生菌交易市场,也是野生菌市场的“晴雨表”。

市民蔡女士一早就来到了市场。 “听说今年退潮期来得比较早,就过来看看,准备多买一些鸡枞树带回家。” 她的说法得到了市场管理人员的证实。 云南木水花野生菌交易中心负责人程爱丽表示,受气候等因素影响,今年野生菌产量比去年有所减少。 往年仅在10月中旬出现的退潮期,今年已于9月初到来。 随着野生菌进入衰退期,前来市场“惊喜”购买菌类的市民开始增多,掀起了一股小热潮。

舌尖上的诱惑持续升温

在云南木水花野生菌市场,三个月前大量上市的健寿青、牛肝菌现在只剩下少量在售。 取而代之的是鸡枞、松茸、青头菇等各类杂菌。

程爱丽说:“10月1日之后,鸡枞树会变得非常昂贵,所以现在是购买鸡枞树的好时机。”

显然,公民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便宜你了,90块钱一公斤,你要就拿吧。” 在鸡枞摊贩放弃价格后,市民蔡女士最终购买了3公斤鸡枞。 “鸡枞可以用来制作鸡枞油,一次性多买一些,以后慢慢吃。”

炸好的鸡浆果放在冰箱里可以保存半年。 吃的时候,把鸡浆果和干辣椒一起炒,香味扑鼻而来……对于很多昆明人来说,吃蘑菇已经成为一种情结。 对于商人来说,小野生蘑菇是他们财富梦想的顶峰。

蘑菇商贩徐先生告诉记者,他早上5点就去市场批发野生蘑菇,白天卖。 按每天销售100公斤野生蘑菇计算,他每天的净收入约为400元。 “今年细菌少了,这十天我们得赶紧卖掉,不然以后就不好说了。”

目前,云南木水花野生菌市场主要销售野生菌,如鸡枞,价格约为80元/公斤至340元/公斤,青头木耳,价格约为40元/公斤至80元/公斤,金雀花等。 、乳木耳等。杂菌约为20元/公斤至80元/公斤,松茸约为80元/公斤至340元/公斤。

程爱丽表示,虽然市场已经过了交易高峰期,但日采购量仍保持在300吨左右。 去年市场交易额超过60亿元,今年很可能突破70亿元。

飞机与高铁比拼速度的旅程

野生蘑菇是云南主要出口农产品之一。 以松茸蘑菇为例。 商务部官网信息显示,每年有1000多吨鲜松茸从昆明长水国际机场运往国外,占我国出口量的70%。 昆明山附子菌业有限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6年,云南野生菌出口额超过2亿美元。

将野生蘑菇从深山运往云南木水花野生菌交易市场,再送到国内外消费者手中的旅程,可谓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昆明山福子菌业有限公司经理温关良告诉记者,该公司在普洱、楚雄、香格里拉等五个地方设立了采购点。 根据蘑菇采购情况,每个点的采购人员数量从5人到20人不等,采购人员根据蘑菇的品质进行分级。 以松茸为例,优等品收购价约为500元/斤,次等品收购价约为300元/斤,其他不合格品收购价为500元/斤左右。要求较低。

由于野生蘑菇的产量不固定,市场总是在变化。 温关良说:“野生蘑菇保鲜期短,从云南各州市采购的蘑菇必须在12小时内运到昆明,之后只剩下一两天的时间出售。如果不能的话在此期间出售,肯定会造成损失。”

为此,一些经销商选择在昆明的采购点或销售点对野生蘑菇进行粗加工,粗加工成冷冻产品和干品。 干燥产品分为冷冻干燥和烘干产品,这两种产品都需要特殊的机器进行加工。 其中,冻干蘑菇能保持较好的外观,保留90%以上的营养价值。 不过,经销商表示,云南拥有蘑菇冻干技术的企业不超过10家,不足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

在这样的环境下,订单式销售成为了很多经销商的选择。 在云南木水花野生菌交易市场,各大物流公司都在这里设立了门店,经常可以看到快递员在各个门店之间来回穿梭。 中通快递金双勇告诉记者,这里每天的发货量在500多件,有时能达到1000件。

金双勇说,送出的菌类中,松茸、胆占据了很大比例,此外还有青头菌、牛肝菌、干巴菌等。每天10:00、12:00、13:00、16点: 00、19:00,中通快递的两辆运输车从这里出发,将包装好的菌类运输至小石坝公司总部,再通过飞机或高铁运输。 真菌被运往全国各地。 “从目的地看,大部分发往广东、上海、北京、江苏等地。”

为了保证蘑菇的质量,快递公司采用冰包装来保持野生蘑菇的新鲜,运输费用也与普通快递不同。 根据中通的收费标准,1公斤以上的货物运费为22元/公斤,1公斤以下的货物运费为12元。 得益于飞机和高铁的速度,来自云南的野生蘑菇一般可以在24小时内到达全国各地。

餐桌上美味产业链的领跑者

目前,云南野生菌产业已形成从采摘到初加工、从运输到销售的完整产业链。 许多新岗位、新渠道、新业务不断涌现。

在云南木水花野生菌交易市场附近的一个加工点,几名穿着工作服的工人对粗加工的干野生菌产品进行分类,剔除杂质。 这些野生蘑菇一般分为A、B、C三个等级。A级品质最好,B级次之。等级越高,价格越高。

王庆田是一名专业的蘑菇切割师,从事蘑菇工作20多年,经验非常丰富。 8小时内,他可以加工10多公斤干蘑菇产品,每天收入150元左右。

“好的切蘑菇机必须掌握不同的分级标准,加工成品率不能低。” 王庆田说,这里最多时有40至50人切蘑菇,其中大部分是30岁以上有经验的人。 “年轻人很少,对真菌了解不够,加工产量很难达到要求。”

谭明海在云南从事野生蘑菇贸易已有30多年。 今年年初,他新开了一家野生蘑菇主题餐厅,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进一步挖掘市场潜力。 “我长期从事野生蘑菇贸易,可以在某些方面降低成本,扩大市场。”

一些野生蘑菇销售企业纷纷跳上电子商务的快车道,文官良的山附子菌业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早在2012年,该公司就已登陆天猫商城,是首批入驻商城的云南野生菌企业之一。 此后,公司陆续开辟了工行、农信社等其他线上销售渠道,年销售额达到1000万元,与公司线下销售额基本持平。

“公司国内客户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广东、四川等地,每天发货的货物量在几十公斤到几百公斤不等。国外市场主要是日本,客户订购了一些质量较好的产品。松茸。” 温关良表示,随着顾客认可度的不断提升,不少本地顾客已从线下购买转向线上购买。 “未来,我们还将开辟更多的线上销售渠道,让更多的人能够买到云南美味的野生蘑菇。”

野生真菌保护任重而道远

随着市场的进一步发展,野生真菌的保护问题日益突出。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刘培贵告诉记者,一些野生菌采集者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无序、过度、野蛮的采集日益增多,对资源造成严重破坏。

“松露要到立冬,也就是11月6日以后才成熟,市场上已经有很多了。这种杀鸡取卵的方式,不仅会造成严重的生态问题,还会导致传播。” DNA基因是松露遗传物质的基础。不同基因型的交配完全被阻断,珍贵遗传物质的损失和物种的消失。” 刘培贵说道。

野生蘑菇的采收涉及无数山区的群众。 如何有效引导和监督群众采收野生蘑菇的行为,成为现实的难题。

“立法是基础,科普是关键。” 在刘培贵看来,保护野生真菌并不意味着禁止使用,而是合理利用,这样更有利于野生真菌的生长繁殖。 他呼吁:“由于土壤中存在看不见的菌丝体,人们在采集野生真菌时尽量不要挖根; 野生菌类未成熟或完全成熟时尽量不要采摘。 一方面,它们的食用价值低,另一方面,它们的食用价值也低。 一方面,成熟野生真菌释放的孢子对于培育下一代发挥着重要作用。”

云南省林业科学院研究员郑万认为,桉树、圣诞树等外来树种对野生真菌生长的不利影响也应引起重视。 在保护野生真菌的前提下,鼓励种植云南松、思茅松等乡土树种。

“很多人都知道,生长在桉树旁边的野生真菌不能食用,但野生真菌不会生长在圣诞树等用于绿化的树种周围。” 郑万说,“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这两种树种,它们大量用于造林、荒山绿化,占用土地大量养分,降低森林生态系统的稳定性,破坏生物多样性。 ”

郑万告诉记者,南华县、宜良县等产菌大县已经开始重视乡土树种的保护,这在全省范围内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很多共生菌都是依赖树木生长的,因此,无论是保护还是种植,建议尽可能使用云松、思茅松等乡土树种,为野生菌的生长创造良好的环境。”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