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是松露的外观均是不规则的球状,有的小如豆,也有的大如富士苹果,切开来看,里的则是犹如迷宫般的大理石的纹路。我脑海中最近似于松露的食物或许是伊比利亚火腿,浓醇的油脂风味中蕴含着芬芳的坚果香气,而以松露浸制的松露油的气味则有些类似汽油(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市面上大部分的松露油是化学合成的,没有松露成分)。

1、松露到底是什么东西?虽好吃但卖的那么贵?

松露是一种主要生长在橡树须根部附近的泥土下,一年生长的天然真菌类植物。种类约有30多种,其中白松露、黑松露是最美味的,通常是松露的外观均是不规则的球状,有的小如豆,也有的大如富士苹果,切开来看,里的则是犹如迷宫般的大理石的纹路。由于松露对于生长环境非常挑剔,只要阳光,水量和土壤的酸碱值稍有変化就无法生长,这也是松露如此稀有的缘故,

2、黑松露是什么东西?为什么黑钻级别的卖得这么贵?

看起来圆溜溜、黑漆漆、凹凸不平的松露,或许是法餐之中最神秘、最昂贵、同时也最显赫的食材了。它在中世纪时曾由于丑陋的外表、奇异的气味及独特的生长习性而遭受误解,之后“翻身做主人”,甚至多次掀起食坛的“松露热”,捕获法国乃至全球食客们的心灵,法国的“松露热”在19世纪达到顶峰,当时的文人饕客、达官显贵无不以品鉴松露为时尚,各方人士纷纷以最盛大的辞藻来赞颂松露:大仲马将松露描述为“美食家心目中最神圣的食材”,布里亚·萨瓦兰则称之为“厨界的钻石”,法国产的黑松露至今都有“黑钻石”的美誉。

在“松露热”时期,最流行的菜色是如今已近失传的松露火鸡,同时这一奢华的食材也被用于几乎任何一道菜中,上至社会名流下至家庭主妇都争啖松露,让人不禁怀疑这种几近疯狂的追捧究竟是松露的自身魅力所使然,还是源自时髦的饕客们那不甘人后的自尊心。描述松露的风味从古至今都堪称美食界的哥德猜想,豁达的大仲马则彻底放弃去尝试这一不可能的任务:“我们一直在追问,这块茎状的东西究竟为何物,我们追问了2000年,可学者们的回答一成不变:‘我们不知道,

’我们诘问块菌自己,它的回答则是:‘你只管吃我好了,记得要感谢上帝。’”一百位美食家的口中就有一百颗松露,常见的形容包括坚果、青草、硫磺、柠檬、蒜头、麝香等,甚至一些看似古怪的事物也被提及,我脑海中最近似于松露的食物或许是伊比利亚火腿,浓醇的油脂风味中蕴含着芬芳的坚果香气,而以松露浸制的松露油的气味则有些类似汽油(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市面上大部分的松露油是化学合成的,没有松露成分)。

松露的另一奇异特性是其香气的“辐射性”,被比作“植物里的铀(尽管它其实不是植物)”,无论是稻米、鸡蛋、黄油、橄榄油还是蜂蜜,任何食物只要同松露放在一起,便会逐渐沾染上它芳香馥郁的气息。由于有着这世上最妖魅、最冶艳、最难以言喻的迷幻香气,松露值得也只能作为无可争议的第一主角存在,其他香气瑰丽的食材皆无法与其完美共存,

因此,除却加诸意粉、烩饭等料理中提升香气之外,最纯粹、也最经典的松露菜肴却是看似平凡的松露煎蛋卷,鸡蛋温润的甜香恰能突显松露的魅惑芳香。松露是自然的恩赐,至今都未能实现人工培育,必须完全依靠人力来找寻与挖掘,这直接造成了松露的高昂成本,欧洲的秋冬季是属于松露的季节,寻找松露的人被称为“松露猎人”,他们也确实牵着猎犬,这是因为必须倚仗猎犬的灵敏嗅觉方能从泥土深处探寻到松露。

在过去,寻找松露是母猪的工作,猪在寻找块菌上比狗更具天赋,据说是因为松露的味道类似于公猪的雄性荷尔蒙;但是由于母猪太过贪嘴,时常顺口吃掉价值连城的“黑钻石”,这才“狗拿松露多管闲事”,开采出的优质松露被即刻送到专门的松露市场上进行拍卖,专业的松露鉴赏家或交易商们根据松露的尺寸、品相、香气等标准展开竞价。

那些最优质的松露时常以骇人听闻的天价成交:例如2008年时何鸿燊就曾以156万港元(合20万美元)拍得一颗重达1.08公斤的白松露;2015年中国名厨大董也以3.3万欧元的高价拍得一块520克的大颗白松露——松露拍卖会不仅是美食家的盛筵,也是土豪的斗场,如今松露产业已不再是法国和意大利的专利,中国云南、四川等地出产的松露也逐渐开始受到国际市场的关注。

作者 admin